──即便以阿德里安數百年的閱歷來看,瑟琳娜.凱特蘭奇都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奇特女子。

  這位出身高貴的伯爵千金從小就嶄露了非比尋常的習武天分和獨立性格,不僅靠著一手過人的武技說服了父親取消一般貴族千金必修的新娘課程,更在成年後直接選擇了長年流浪在外四處旅行的冒險者生涯,靠著出色的武力與外表在傭兵界獲得了「烈焰玫瑰」的稱號。如今年方三十四的她已是實實在在的九級武者,雖仍未跨入聖級,卻也是大陸上公認的強者了。尤其她三十出頭便已達到九級,日後前景頗令人看好,故不論她的行事作風再怎麼離經叛道,也鮮少有人敢當面給她難看。

  當然,就算給人當面諷刺作風粗鄙、沒有一點女人樣之類的,這朵烈焰玫瑰也不會在意。

  畢竟,她可是寧可未婚生子,也不願「將就」阿爾法德.法瑞恩的強韌女性。

  瑟琳娜和法瑞恩公爵之間的孽緣,還要追溯到十六年前瑟琳娜的一場期末試驗。

  當時,實力已達六級的瑟琳娜和一眾同為精英學員的夥伴接到的期末考試內容,是協助軍方進行一項護送任務。而這項任務的軍方負責人,就是當年還只是公爵繼承人的阿爾法德.法瑞恩。

  從雷昂和阿德里安兩個異母兄弟同樣出眾的外表就可以知道,身為父親的阿爾法德容貌絕對差不到哪裡去。尤其十六年前,阿爾法德也不過是個二十出頭的新銳軍官,深邃俊朗的容貌襯上軒昂筆挺的身形,光外表便已對多少有著幾分浪漫心思的花季少女有著極大的吸引力,更何況出身軍人世家的他性格沉穩、行事果決,和瑟琳娜身邊那些同年齡的毛頭小子一比高下立見,自然讓一向獨立率行如瑟琳娜也不免起了幾分少女心。

  然後,在近兩個月的任務途中日久生情,最終因一次險死還生的驚險讓少不更事的少女做出了直到現在都還悔恨不已的糊塗事。

  瑟琳娜雖然從小就是個獨立有主見、在某些人眼裡甚至稱得上叛逆的女孩兒,卻不是什麼隨便的人。所以一夜情迷後,一向獨立果斷的她雖難掩羞意,卻還是主動向阿爾法德問及了兩人的將來──不想得著的,卻是個讓她晴天霹靂的答案。

  阿爾法德說,他不可能娶她。

  他說他身為公爵的法定繼承人,不可能娶一個小門小戶的女子──當時瑟琳娜是隱瞞了身分入學的──又說他們可以先維持情人的關係,等瑟琳娜畢業後直接成為他的貼身女官,就算沒有法瑞恩公爵夫人的名分,兩人也能時刻在一起……男人說出這番話的語氣沒有半點歉疚不安,就好像這是再理所當然不過的安排一般。可聽在一向自信且難免有些心高氣傲的瑟琳娜耳裡,卻無疑是一盆冷水當頭澆下。

  因為阿爾法德的決定,也因為這個決定背後作為根基的性格和價值觀。

  這個男人並不認為自己的行為有什麼錯。

  瑟琳娜出身貴族圈,當然清楚有這種想法的男人多不勝數──甚至就連女人也一樣──卻沒想到她一心想相守一生的對象,居然也是那群人中的一個。

  頂多,也就是外表好看一點、性格合她胃口一些而已。

  她的性格雖然風風火火,但一個這樣獨立果斷、知道自己想要什麼的女子,自然不會在發現錯誤後還傻傻的「將就」一生──就算她告訴阿爾法德自己的出身背景、成為了公爵夫人,誰曉得這個男人會不會在婚後對其他女子說出類似的話?所以她雖然心痛懊惱萬分,卻還是當機立斷地在甩了阿爾法德一巴掌後拒絕了他的「邀請」,並就此斷絕了兩人的關係。

  可她無論如何沒想到的是:那個混蛋男人還挺行,居然僅只一夕風流,就讓一直安慰自己是「被狗咬了一口」的瑟琳娜中了標。

  而瑟琳娜選擇了面對錯誤負起責任,休了一年的學、回到凱特蘭奇領將孩子生了出來。

  她沒有告訴阿爾法德雷昂的存在,一來是擔心會給對方身邊的女伴帶來無謂的困擾;二來是不希望孩子被接回法瑞恩家、被那個腦子有問題又自以為是的男人教歪了。靠著過人的毅力和父母的協助,她在帶著孩子的情況下順利完成了學業,直到雷昂五歲那年才正式登記成了冒險者,開始了四處冒險、一年頂多有一個月在家陪兒子的生活。

  以一位母親來說,瑟琳娜或許不是非常稱職,但她對雷昂的愛卻是無庸置疑的,雷昂也一直和她十分親近。靠著昂貴的煉金魔法道具,即使瑟琳娜出門在外,母子倆也能時不時聊上幾句;而當瑟琳娜在家,她會親自指點雷昂練武,或者像個普通的貴婦人一樣抓著兒子喝起下午茶,聊的內容卻是她出外冒險的種種經歷……有母親的豁達開闊、自信自強的做榜樣,又有為人正直卻不失灑脫的外公親身教導,也難怪雷昂會有今日這樣的性格了。

  雷昂在凱特蘭奇家生活得好好的,更已被外公定為了爵位的第二順位繼承人──第一順位自然是獨女瑟琳娜──按說這輩子應該是沒法瑞恩家什麼事的。只是隨著瑟琳娜的名聲漸漸傳揚開來,已繼承爵位的阿爾法德發覺了心頭那抹倩影的真實身分、又查到對方替自己生了個孩子的事,心裡惦量一陣後便帶著花束與無數禮物主動登了門,向凱特蘭奇伯爵提出了娶瑟琳娜為妻的要求。

  瑟琳娜當然不會答應。

  當年一時上頭的愛情早已淡去,只在那心裡留下了「這男人真不要臉」的印象,而事情發展也無疑又一次證實了她對阿爾法德的了解。只是雷昂身上畢竟有著那個渾蛋的一半血,阻止他們父子往來多少有些自欺欺人,所以瑟琳娜將事情的前因後果跟可能的利害關係告訴雷昂後,將歸入法瑞恩家與否的決定權交給了自家兒子。

  雷昂對這個父親談不上什麼好惡,卻不想增添無謂的困擾,所以一開始其實是不怎麼想認這個親的。只是被拒絕的阿爾法德後來接受了和柯林斯家的政治婚姻,娶了在學院時代就是瑟琳娜學妹兼好友的艾琳.柯林斯,艾琳卻在產後虧了身子日漸體弱,幼子又天生有疾,為了保護孩子在自己離世後的生活,這才央求好友說服雷昂認回法瑞恩家,讓阿德里安有一個可以照應、看顧他的哥哥。

  ──這些「背景知識」,還是昨天晚上阿德里安軟磨硬磨才從哥哥口中問出來,又靠自身的閱歷去補完了大概的。

  他無意評價自家長輩們之間的諸般牽扯,卻在感念母親對他不遺餘力的關愛照顧之餘越發相當欣賞起了瑟琳娜的性格。也因此,儘管雷昂不想讓他太過勞累,阿德里安卻還是同請了天假的兄長一樣早早起了床,在確認好府邸內的各項安排後等待起了瑟琳娜等人的到來。

創作者介紹

泠風*分部

cras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