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想起幾個小時前「扣人心弦」的兄弟重逢,跟在兄長身邊轉了大半個晚上後,浴室裡,正忙著脫衣服準備洗澡的金髮孩童唇角微牽、露出了一個半是感慨半是溫暖的笑容。

  儘管以一個四歲幼童來說,他的神情間多少帶著幾分超齡的成熟,可襯著精緻的眉眼鼻樑和粉嫩圓潤的面頰,那小模樣仍是足以讓瞧著的人心花朵朵開的可愛……要不是浴室裡只有他一人在,只怕半神閣下的人生感懷沒能維持多久便要給諸如摸腦袋、捏臉頰之類的騷擾打斷。

  可這樣難得的、僅屬於他自己一個人的清靜時光,卻也沒能維持多久──阿德里安才剛脫完衣服進到浴池裡,外間便已是一道仍稍顯陌生的足音伴隨著略顯急切的嗓音匆匆而近──

  『阿妮絲,阿德里安不在房裡嗎?我到處都找不到他……

  『雷昂少爺,阿德里安少爺正在沐浴。』

  『沐浴但你怎麼……他自己一個人嗎?

  許是沒想到會從理應貼身照顧弟弟的阿妮絲口中聽到這麼個答案,來人──雷昂的聲調先是一驚,隨即在想到弟弟的年紀後轉為了難以抑制的憤怒和擔憂。

  你就是這麼照顧他?阿德里安今年才四歲!

  回想起育兒書上提及的、一個四歲幼兒可能在浴室裡發生的種種意外,少年一句怒斥脫口,也顧不得棕髮女僕辯解、幾個大步氣急敗壞地便往浴室的方向衝了過——

  而這一番動靜聽在沐浴中的阿德里安耳裡,欣慰和心暖之外、心中最為強烈鮮明的情緒,仍是深切的尷尬和無奈。

  作為一個真實年齡已有七百零一……不、算上那四百年就是一千零一歲的偽幼兒,阿德里安已經不想去回顧他這些年來各種不堪回首的成長(獨立)抗爭史了——他好不容易才忍著羞恥向貼身女僕阿妮絲跟老管家奧斯汀證明了自己已有能力一個人洗澡,卻不想好日子還沒能過上幾天,就馬上面臨了似乎極有「幼兒居家照護常識」和兄長自覺的雷昂威脅……

  可不打算暴露出自身不尋常之處的阿德里安,自然沒有阻止對方的可能。

  但聽門外一陣窸窸窣窣的脫衣聲傳來,小半刻後,隨著浴間的門由外而啟,腰間只圍了條浴巾的金髮少年已然匆匆邁步而入,而在瞧見浴池裡正微仰著小臉怔怔望著自己的孩童後鬆了口氣地提步入池,將弟弟光溜溜粉嫩嫩的小身子輕輕抱入了懷中。

  「哥哥?」

  感覺到少年赤裸的肌膚與己相貼,肌理緊實的胸腹全無遮蔽地展現在眼前,儘管幼童的身體不可能有什麼不該有的反應、阿德里安也自認對瑟雷爾以外的同性沒有任何遐思綺念,此刻卻仍不由得尷尬萬分,只能僵著身子故作無辜地仰頭看著兄長,同時微張粉唇、輕輕送出了一聲軟軟的呼喚。

  弟弟仰著小臉的模樣本就十分惹人憐愛,一雙金眸又因浴室裡彌漫著的霧氣而顯得格外水潤,如今再搭上那喊著「哥哥」的嫩軟童音,卻是讓聽著的雷昂一時心緒湧動難以自己,忍不住低頭親了親孩童粉嫩柔軟的面頰,溫聲道:

  「好久沒見了,哥哥好想你……今天跟哥哥一起洗澡好不好?」

  「可是哥哥,我已經夠大了,會自己洗澡了!」

  「嗯,哥哥知道。可是哥哥好久沒看到阿德里安,想和阿德里安多相處一點呀……而且哥哥自己洗澡擦不到背,阿德里安也是,如果我們一起洗,哥哥和阿德里安就能互相幫忙、把身體洗得乾乾淨淨了!」

  「……好吧……」

  自己洗澡的四歲幼兒畢竟不多見。面對如此充分的理由,阿德里安心下縱有萬般無奈,仍只得微微鼓著小臉接受了兄長的提議。

  他應得不甘不願,可那小模樣在雷昂眼裡卻是怎麼瞧怎麼可愛,心癢手癢、忍不住伸指戳了戳弟弟白裡透紅的小臉蛋,後低下頭顱在那面頰上「啵」地便是一親——突如其來的「襲擊」令阿德里安微微木了下,小臉之上緋意更甚,卻終究沒有什麼過激的反應,只是認命地由少年將他抱在懷裡、小心翼翼地替他擦拭起了那一身柔嫩細滑的肌膚。

  ——反正他的老臉早在只能躺平任調戲的嬰兒時期就丟光了,除開以往對他動手動腳的是艾琳如今換成了雷昂,倒也沒有太大的區別。

  ——若要說有什麼不同,也就只有在面對這個十五歲少年時……更容易勾起他某些回憶而已。

  『師父,我來幫您擦擦背、鬆鬆肩膀吧!』

  回想起那個曾與他親密無間,最後卻漸行漸遠、甚至落到那般地步的孩子,阿德里安只覺胸口一緊、心尖一股揪痛隨之而起,忙運起精神力強迫自己壓抑下過於強烈的情緒起伏,同時轉移心思地輕輕掙出哥哥懷抱、轉而拿過毛巾主動替對方擦起了背。

  說來也好笑……艾琳病逝以來,因著他那顆脆弱的小心臟,府邸裡的人幾乎是有志一同地對此能不提就不提,就怕他因思念過度、情緒起伏過大而發病,卻不知對自己蒼老的靈魂而言,艾琳的過固然令他感傷,卻仍不足以在見慣了生死的他心底掀起太大的波瀾——他畢竟不是真正的幼童,對傾注了全副心力疼他、愛他的艾琳雖也親近信賴,心中存的卻更多是感念,而非尋常孩子對母親的依戀。相較之下,更能牽動他諸般情緒的,終究還是那個被他視如珍寶、卻在最後狠狠傷了他的心的孩子。

  每每體認到這一點,無奈苦澀之外,阿德里安總不免會升起幾分鄙棄厭惡的情緒──對仍然懷抱著那份情感的自己。

  只是這一回,還沒等他在自厭自責的泥沼中沉淪太久,雙頰上突如其來的溫暖觸感與拉扯力道便已先一步拉回了偽幼童的注意。被「襲頰」的半神閣下微愣抬眸,只見原先背對著自己讓他擦背的兄長不知何時已然回過了身,俊秀中已漸漸顯現出幾分俐落英朗的面龐正掛著一抹淺淺笑意,問:

  「怎麼一臉鬱悶的表情?這麼討厭幫哥哥擦背?」

  故作輕鬆而略帶揶揄的口吻,筆直凝視著幼弟的藍眸深處映著的卻是深切的關懷與擔憂……瞧著如此,知道是自己方才沒能控制住的情緒露了端倪讓對方擔心了,阿德里安胸口幾分暖意與感慨交雜著升起,最終卻只是微微牽動唇角輕輕搖了搖頭。

  「沒事的,哥哥。我只是手有點酸所以休息一下。」

  「真的?」

  「嗯,真的。」

  「好吧。但如果心裡有什麼難過的事,或者哥哥哪裡做得不好惹你不開心了,都要坦白告訴哥哥,好嗎?哥哥雖然有好幾年都沒能跟你生活在一起,心底卻沒有一刻是不掛念著阿德里安的。你是哥哥的寶貝,只要能讓你開心健康,哥哥什麼都願意做的。」

  「我也一樣!哥哥是我最重要的哥哥!」

  儘管很難真的像個孩子一般將「最喜歡」三字掛在嘴上,可面對兄長又一次宣示般的言詞,心下又如何能夠無動於衷?他的靈魂雖然蒼老、心境雖然疲憊,卻未因此而變得麻木不仁──事實上,正因為已看過太多、經歷了太多,阿德里安才更清楚這樣全然出於善意的關心與溫暖,是多麼樣難能可貴的情感。

  ──但凡溫暖美好的事物,總是令人忍不住想要親近擁有的……尤其對曾經深深受過傷害的人而言。

  仔細想想,方才會對自己心生鄙棄,不也正意味著他對艾琳的逝去,其實遠不如自己所以為的那樣雲淡風輕?那份失去的痛或許不如當初面對瑟雷爾的鄙棄誤解時那樣撕心裂肺,但卻綿密纏捲如絲,不知何時變牢牢綑住了他的心房,讓他即便不曾痛哭流涕,卻總有一種說不出了鬱鬱壟罩在心頭難解。

  直到今日。

  直到這一刻。

  感覺著頰上那雙掌那略有些粗糙卻無比溫暖的觸感、意識到多年來只存在於紙面上的關切已化作了眼前的懷抱,阿德里安心底原仍存著幾分彆扭尷尬驀地消散,而終是順應了心底那份難得地並非肇因於「某人」的起伏、一個張臂撲進了兄長的懷裡。

  ──這場突如其來的兄弟共浴,最終在雷昂心滿意足地幫弟弟穿好衣服並無視對方的掙扎將人抱回房間後「順利」告了終。

  看著完全沒想過詢問自己的意見便已準備在同一張床上安枕落戶的金髮少年,隱隱有種「一失足成千古恨」之感的偽幼童在心底無聲地嘆了口氣,粉唇卻已不自覺地微微牽起了一抹輕鬆而略帶分寵溺的弧度……

 

  ──也罷,反正這張床也夠大,今天就姑且讓哥哥留一晚吧!

 

 

創作者介紹

泠風*分部

cras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